田思

打印
PDF

 

田思,原名陈立同(应桐),1948年出生于砂拉越古晋。毕业于南洋大学中文系并考获马来亚大学中文系硕士学位;历任独中语文教师。曾于1982-1986年担任砂拉越华人社团总会执行秘书。现执教于古晋中华第一中学,兼任砂拉越英迪学院讲师。他曾任砂华作家协会副会长(1986-1991),亦曾主编国际时报《星期文艺》副刊。现任砂拉越华人学术研究会副会长。
       田思自60年代末开始创作,作品以诗为主,兼及散文、小说及文学评论,散见于马、新、中、港、台各地文艺副刊杂志。他亦热心参与文学活动,推广及发扬文学,曾多次受邀在青少年文艺营上演讲与出席国际华文文艺研讨会,提呈论文,并曾担任星洲日报”花踪文学奖”诗歌组决审员与大马华总“大马优秀青年作家奖”评审。
       田思也是华乐爱好者,曾长期担任古晋东方民乐团秘书(现为会务顾问),并任古晋一中华文学会与华乐团指导老师多年。
       作品亦收入《青年作者小说选》(香港青年出版社)、《TITIK NUANSA》、《海外华人文学大系》(短篇小说卷,杜丽秋编,诗歌卷,马阳编)、《葡萄园30周年诗选》、《SUARARASA》(乌士曼·阿旺编)、《双福诗歌精选》、《双福散文精选》、《阳光·空气·雨水》、《异乡梦里的手》、《镜子说》、《三十三个理由》、《宇宙中的绿洲》(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马华文学大系》以及中学华文课本。

 

【得獎年表】
1. 1980年获得南马文艺研究会的“青年文学奖”(诗与散文两项;同年诗集《竹廊》与散文集《长屋里的魔术师》获得

    大马福联会出版基金奖。
2. 1992年,评论集《六弦琴上谱新章》获得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出版基金奖。
3. 1995年评论集《找一条共同的芯》获得大马福联会文学出版基金奖
4. 1996年《田思散文小说选》获得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出版基金奖
5. 1997年《田思小品》获选《德麟文丛》第二辑而出版。
6. 1999年荣获砂拉越州政府颁发“各民族文学奖”。

 

【作品出版年表】
1. 诗集《赤道放歌》1978年新加坡洪炉文化企业
2. 诗集《竹廊》1982年吉隆坡铁山泥出版社
3. 散文集《长屋里的魔术师》1982年居銮曙光出版社
4. 诗集《犀鸟乡之歌》1986年香港国际出版社
5. 诗集《我们不是候鸟》1989年砂拉越华文作家协会
6. 评论集《六弦琴上谱新章》1992年砂拉越华族文化协
7. 诗集《给我一片天空》1995年吉隆坡千秋事业社
8. 散文集《撷一辑多彩的人生》1995年马来西亚董总
9. 评论集《找一条共同的芯》1995年诗巫中华文艺社
10.散文/小说集《田思散文小说选》1996年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
11.散文集《田思小品》1997年彩虹出版有限公司
12.与何乃健合著《含泪为大地抚伤》1999年千秋事业社
13.与傅承得合编《最美的诗·最爱的人》2000年大将出版社
14.《田思诗歌自选集》2002年大将出版社
15.评论《沙贝的迴响》2003年南大教育与研究基金会
16.与傅承得合编《何乃健散文精选及赏析》2004年大将出版社
17.学术论文《马华文学中的环保意识》2006年大将出版社


我的文学情怀


相知相惜,相濡以沫


       和一位朋友在电话中聊起了彼此的写作近况,他说诗是写了一些,但不急于发表,也不热衷于扬名立万,我欣赏他这种“平常心”。他问我对文坛的观感,我说不想为一些纷纷扰扰的主义而影响自己的情绪。如果写得勤快些,那是灵思的冲激,有“不吐不快”的感觉;如果保持沉潜,那是在思考,思考对自己的超越。写作嘛,要不断自我进修与提升;写出来的东西,得先过自己这一关,还要过得了“美学”这一关。那位朋友说可以把这些话写下来, 我就记在这里,作为对自己的一种鞭策。
       对文坛的观感还是有的。系心文学,总会对同好的朋友有所期待,对他们付出的努力和作出的成绩由衷地赞赏,转过来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鼓舞。文学事业,的确需要“相知相惜”、“相濡以沫”的砥砺情操。
       因此,我想到承得在都门闹市中“有梦如刀”,白天在亮晃晃的玻璃门内,贩卖他的书香与文化视野;夜晚就在街角啜一杯苦涩的黑啤酒,把劳累与街尘连同酒呃一起咽下。
       想到每次远从米乡赶来,只为彼此难得一聚的乃健兄,当他从阡陌旁舀起满河的星光,当稻田里每一头水牛都向他亲切地点头招呼,他心中的灵思又将化为一篇篇隽永的稻花礼赞。
       想到赤子之心而又经常保持低调的方昂老弟,在关仔角朦胧的堤灯下,那毫不掩饰的侃侃长谈。我晓得,在远离文坛喧吵声的一个角落,他又在酝酿着另一首机智而生动的新诗。
       想起南马居銮的一位文友,在登上离晋飞机前打电话约晤。机场附近一杯浓浓的黑咖啡,道尽了多少文艺园丁的沧桑。可敬的居銮之子迅郎,对文艺事业毫无保留的奉献,能不教余生者为纪念他而加倍发奋?我晓得,在文坛聚光灯照不到的一隅,仍有一些有心人在殚精竭思地构筑着一两部反映社会变迁的长篇小说,或吟哦着三几篇描绘时代风云的叙事诗。草木无言,春华秋实;天地一心,振翮空灵。海潮总有拍岸的浪花,溪流总有淙淙的跫音。

 

【文友心聲】
       田思的好友傅承得说:
       是田思,让我远离“西马中心论”,帮我打开东马的门户,看到另一个世界,认识一些好读书且特立独行的朋友,像石问亭、沈庆旺、黄国宝、杨艺雄、沈观仰和蔡明亮等。他们仿佛活在魏晋竹林,又出没板桥、圣叹和徐渭的字画。偏偏,田思是最正常的一个,为“东马华文”做了许多事。他是清醒兼善的人,却喜欢与他们清爽同醉。这里头一定有些道理。
       我喜欢田思的诗。朗朗上口,可以讽喻,也能游唱。他以晶莹锤炼的文字贴近民间,不必用时新的文学理论解读。他所看重的,是真诚的声音与文字之美,像诗中的白居易,词里的苏东坡,同样有家国、有烟火,也有傲骨。他的笔和心,那么贴近传统文人。
       真诚,创造了他更宽广的现实与文学天地;傲骨,则让他能以不同流俗的眼光看人和事,也能接受朋友与世扞格的思想行径。他的嫉恶是温文的,他的宽容又是那么清醒。汨汨河水,不必惊涛骇浪,也能洗涤人为的污秽。这样的人格,让人间看得清澈,让朋友涵泳自得。


(摘录自〈淡泊硬骨说田思〉21/4/2002 文艺春秋)

马来西亚华文作协

Sponsor

Please update your Flash Player to view content.
 QUBER - get it free

世界华文作家网

Sitestats Summary


Visits today:37
Visits in this month:1083
Visits in this year:6817
Visits total:95934
Max.monthly visits:3194
Date since:03-02-2008

Top Countries Visitors

Top 5:
Malaysia flag 35.6%Malaysia (34290)
Unknown flag 31.6%Unknown (30471)
China flag 12.2%China (11714)
United States flag 9.6%United States (9224)
Taiwan flag 3.4%Taiwan (3233)
96337 visits from 98 countries